澳洲華人家長抱怨入托難。(圖:澳洲新快網)
  中新網9月12日電 據澳洲新快網報道,日前,澳洲生產力委員會向政府提交關於全國複雜托兒系統的改革草案,再次將早期教育這一領域推到輿論的焦點。而教育無疑也是許多華人家長移民赴澳的一個重要的考慮因素。
  學位緊缺等候兩年入托無門
  在澳洲,關於托兒分為幾種類型,如托兒中心(Childcare centre)包括全日制(Long Day Care)和臨時托兒(Occasional Childcare )等,家庭托兒(Family Care)或者請保姆等。對於不少華人家庭來說,首選還是托兒中心。通常托兒中心由私人運營商、地方議會,社區組織、雇主或者非營利組織等運營。
  但在悉尼一些地區,一些托兒中心的等候名單越來越長,讓許多家長心急如焚。華人梁女士告訴記者,因為孩子排不到家裡附近的幼兒園,她無奈只能放棄自己的工作。
  梁女士居住於悉尼北區,在剛剛確認懷孕時,就到家中附近的地方議會運營的托兒中心報名。因為周圍的朋友都反映這家托兒中心十分熱門,環境和師資力量都不錯,但是只能容納不到60名孩子,排隊等候的人非常多。
  梁女士希望能在孩子一歲時重返工作崗位,因為公司規定她最多只能休一年的無薪產假。原想一年加上懷孕的9個月,怎樣孩子都能夠排上隊。
  而在孩子半歲的時候,為了保險起見,梁女士又在附近幾家私營的托兒中心報了名。當梁女士休完一年產假後,這幾個幼兒園仍然都沒有位置。
  梁女士和公司只好再次協商多休了幾個月的無薪假期。最終,地方議會運營的托兒中心仍然沒有空位,另外幾家私營托兒中心有的沒空位,有的只能安排3天的托兒。
  梁女士的公婆和父母因為身體原因也無法過來幫助她,而梁女士的公司也不能接受她兼職一周工作3天的請求。
  在這種情況下,梁女士只好辭職,等到孩子在托兒中心排上5天的位置,才又重新出去工作。後來梁女士瞭解到,地方議會運營的這家托兒中心的等候名單上足足有300、400人。
  “僧多粥少”家長頻付報名費不堪重負
  像梁女士的這種情況並不鮮見。一些區域的托兒中心的學位非常緊缺,但有的地方學位充足,而另一些地區卻遭遇周期性的學位緊缺。
  有數據表明,離市中心較為偏遠的地區比商務區周邊地區的學位更多。一些區域由於需求大大超過供給,所謂“僧多粥少”,以致一些家長不得不東奔西走,在多家托兒中心填表報名,並付在冊等候費用(Waiting List Fee)。這筆費用並不是小數目,高達幾十元甚至上百元,而且不可退回。
  這種情況讓一些家庭感到不堪重負和矛盾,尤其是有兩個或者多個孩子等候入托的家庭。只有廣撒網才有入托的希望,但這也意味著等候入托成本的提高。
  今年2月,澳洲一大型家長權益保護組織“the Parenthood”,在全國範圍內展開一項請願活動,促請政府廢除這項收費。
  根據the Parenthood介紹,在悉尼內城西區,托兒中心向大多數家長征收每個孩子15至100元不等的在冊等候費。但是,在外城西區的彭裡斯(Penrith)則僅有9%的家長需要繳納這筆費用。1
  托兒費用貴過私立學校學費
  從費用而言,註冊等候費用只占托兒費用非常小一部分,高昂的入托費才是讓一些家庭真正不可承受。
  在悉尼一些地區,托兒費用之高,甚至比送孩子到最高檔的私立學校讀書還貴。家裡如果有2、3個孩子相差的歲數不大,又同時進托兒中心的話,實在是非常重的負擔。
  據瞭解,現在在悉尼某些區域的托兒中心收取的學費高達超過3萬元一年,最貴的托兒中心收費將近170元一天,其中悉尼市中心的托兒中心學費尤其貴。
  然而一些悉尼很好的私立學校,一年的學費也是3萬元。如今學費超過100元一天的托兒中心,已經占新州托兒中心總數的15%。
  在政府的網站My Child上顯示,悉尼Mosman區一家托兒所收取的費用是0-12個月大的孩子每天158元。
  一位家長告訴記者,他的孩子就讀於悉尼上北區Turramurra的一家托兒中心,費用高達160多元一天。 費用如此之高,讓許多家長髮出疑問,高昂的園費究竟在支付哪些費用?
  記者瞭解到,托兒中心的員工薪水、保險占了支出絕大部分。首先托兒中心的孩子與幼師的人數比率要符合一定的要求,年齡越小的孩子和老師的人數比率越高,需要的照看老師越多。這也是為何托兒中心的年幼班級所交的費用越高的原因之一。
  同時,由於幼教職業的原因,有時托兒中心需要經常聘請臨時幼師(Casual),這些臨時幼師的工資比她(他)的資質所能拿到的工資要高一個等級甚至更多。
  此外,托兒中心還需要買保險,包括員工工傷保險、房屋財產保險,孩童意外險等。租金、嬰兒食品、床、尿布、廚師和清潔工的費用也不少。如果當地市政府對該幼兒園的地皮收取運營費,費用將會更高。
  在記者的採訪中,關於托兒中心華人家長最關註的是師資力量、硬件設施、總體環境、接送方便與否等,這一切都需要費用去支撐。為了能夠讓孩子就讀好一些的托兒中心,一些華人家長表示咬咬牙也要供。
   數年間托兒費用增長驚人
  日前聯邦政府公佈的數據顯示,儘管新州托兒中心的兒童數量在過去6年增加超過12萬人,比澳洲其他任何地方都多,但是新州兒童一周在托兒中心的時間卻比維州、昆州、首都領地和北領地都少。許多母親選擇兼職工作,以求有更多的時間自己來照顧孩子,因為托兒費用太貴了。
  負責托兒教育的聯邦助理教育部長蘇珊(Sussan Ley)日前在訪問悉尼的托兒中心時表示:“托兒成本對新州家庭來說越來越難以承擔。過去數年托兒費用大幅上漲了53%。這顯然會對新州家庭所能承擔的托兒時間帶來影響,導致家庭成員減少工作時間和機會,特別是女性。”
  悉尼北區的幾位華人家長告訴記者,托兒費用上漲53%只是一個平均的數字,對於她們所住的區域來說,在過去的7、8年間,托兒費用上漲超過1倍。
  澳洲保育聯盟(The Australian Childcare Alliance)預測,托兒的成本還將繼續上升,因為托兒中心必須響應澳洲公平工作委員會,對新的教師和兒童比率以及幼師薪水增加的要求。
  就托兒費用節節攀升這一話題,新州教育與社區廳介紹,在澳洲,兒童早期教育和保健服務標準雖然由各州和領地政府監管,但托兒中心都是獨立經營的,這意味著幼托中心管理自己的預算,並且獨立於政府而自行訂立收費。
  托兒費用由市場決定,政府無法以行政手段干預。目前的托兒費用由很多因素決定,其中包括當地的供需關係,支出包括有員工薪水、租金以及各種運營費用等。
  費用高企華人媽媽難返職場
  這種持續上漲的托兒費用和托兒資源的不足,讓不少澳洲母親們被迫對全職工作說“不”。 很多媽媽算完這筆賬之後,只能被迫從事兼職工作,而無法從事全職。
  澳洲一些育兒專家分析,高企的育兒費用的確影響到母親對職場的參與度。很多婦女發現重返職場代價很高,托兒費用又在猛漲。對於有多個子女的家庭來說,這個問題更為突出。家長最頭痛的莫過於托兒成本,母親花在照顧孩子的時間越來越長。
  在澳洲的華人論壇上,談及母親在面對工作和托兒的選擇時,不少網友表示,托兒費用高企是一些華人雙職工來澳之後變成家庭單職工的原因之一,而由於母親所扮演的角色,也通常是母親放棄工作。
  一些華人母親表示,當每天工作所賺的錢扣除托兒費用、自己的交通費和午餐費後所剩無幾的時候,就會認真問問自己,究竟值不值得,親子時間減少,花費增加,收入微薄。與其花錢請別人照看自己的孩子,為什麼不自己親自帶孩子?
  華人家庭應對托兒難題
  托兒資源不足、費用又高,賺的工資不夠付。在這種情況下,許多華人家庭各有各的對待方式。對於緊缺的托兒學費,一些華人家庭在計劃要孩子之前就已經通過各種途徑瞭解心儀的托兒中心的情況,做到心中有數。並提前打電話瞭解報名等候的要求。
  有的華人家長使用澳洲政府在線育兒門戶網站。在這個網站上,家長可以通過搜索查詢各個地區不同類型的托兒設施,並瞭解聯繫電話、地址、收費情況、學位空缺等信息。
  而且該網站還有有關兒童的健康和福利、育兒及家庭支援等非常有用的鏈接。有的家長總結出9字經“一搜索,二致電,三上門”。
  而面對高昂的育兒費用,華人家庭中最常見的一個解決方式便是請國內的老人過來幫忙照看孩子,一來三代同堂可共享天倫之樂,二來有老人幫忙,年幼的小孩不必太著急上托兒中心,三來夫妻雙方也可參加工作。
  有的雙職工華人家長考慮到孩子的融入社區和社交能力等問題,也會讓孩子一周中2、3天讀幼兒園,其他的時間由老人帶。
  有的華人單職工家庭,帶孩子參加一些社區舉辦的游戲組(Play Group)或者是一些私營企業舉辦的早教活動。
  還有的華人家庭在經過諸多考慮之後,將孩子送回國內,等上了小學再過來。但也有人對此做法有所異議,認為無論從親子角度或者讓孩子適應等方面來說都有弊端。   (原標題:澳洲華人抱怨入托難 稱學位緊缺收費貴過私立學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fsfeabb 的頭像
zfsfeabb

1111

zfsfeab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